【快速崛起的医疗巨头给公立医院带来的伤害】

时间:2018-08-21

          近几年来,医疗健康行业发展迅速  一些机构崛起之速度令人夸张,如此疯狂的大幅度只扩张也带阿里很多弊病,例如远程集团.......透过疯狂扩张的背后现状令人担忧

         8月13日,来自黑龙江、河北、内蒙古、湖南、陕西等地的十多位县级医院院长齐聚北京益园文化创意产业基地——远程视界集团最新办公地址就在这里。

 
来自全国各地的的十多位县级医院院长齐聚远程视界公司。
 
        几个月前还拥有员工近5000人,子公司63家的远程视界如今整整一层办公室只有两名前台和零零散散来讨薪的离职员工。
 
        全国因远程视界模式欠下租赁公司巨额债务的医院有近千家,绝大部分都是县级二甲公立医院。——河南176家公立医院。——河北72家医院。——新疆30多家医院。......
 
       几乎每天都有融资租赁公司起诉公立医院的的民事案件和仲裁在全国各地开庭。不少医院至今也没搞清楚,为什么会突然背上几百万到数亿元的债务。
 
        根据裁判文书网公开的判决结果,统计了远程视界、医院与租赁公司三方纠纷的31个判例,其中只有一例是医院胜诉,其他均以医院败诉或认赔了结。许多医院的基本账户都被租赁公司申请冻结,发放工资、采购药品等正常运营行为受到威胁。
 
        自去年底,已有四川、北京、河南等多地卫计委下达通知,要求排查上报本地医疗机构和远程视界合作的情况。
 
 
北京计生委下达的通知。
 
        公安部经侦局向各省级经侦总队下发的通知显示,“经初步核查,2015年至2017年间,北京远程公司及其关联公司以协同医疗示范工程、国家科技支撑计划等名义,与多地医院开展融资租赁业务合作……因远程未按约垫付租金,引发大量民事诉讼,医疗秩序受到严重影响。”
 
快速崛起的互联网+医疗巨头
 
        成立于2013年1月的北京远程视界集团,创始人韩春善,曾担任过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特邀理事、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副会长等职务。
 
         短短两三年,远程视界一跃成为全国最大的医疗设备销售商。从最开始只有眼科业务逐步扩展到心脑血管、肿瘤、妇科、耳鼻喉、呼吸、中医及护理等等9门学科。2016年就实现年收入60亿元,纳税6亿元。
 
 
远程视界的官网首页
 
        远程视界刚成立的时候生逢其时。
 
        远程视界的发展恰逢互联网创业高潮和分级诊疗政策出台。用互联网技术解决医疗资源分配不均、看病难看病贵的概念商业模式给人感觉很创新,立即吸引了资本的目光。2016年6月,中金公司、汉富资本对远程视界进行了一轮8.8亿元投资。
 
        2017年,上市的中珠医疗与银河生物先后表示兴趣。当年4月,中珠医疗停牌,拟100%收购远程视界的肿瘤和心血管板块。不过最终谈判未果。
 
        随后,银河生物又计划以60亿元估值收购远程视界心血管子公司66%的股权,并且向远程视界打去了3亿元订金。直到今年6月,银河生物还在更新收购的进展。
 
所谓的医联体O2O商业模式
 
        既不生产设备,也不投入资金的远程视界,却令医疗设备销售行业都面临颠覆。远程视界是怎么做到的呢?——答案是所谓医联体O2O商业模式。
 
 
         在该模式下,远程视界与医院和融资租赁公司签订了三方合同,融资租赁公司作为出资方,资金到达远程视界的账户上,再由远程视界去购买设备,发货给医院。
 
         在这一模式下,需医院承担的租金则全部由远程视界担保垫付。医院不用掏一分钱,只要提供场地,五年后就坐拥昂贵的设备和成熟的科室。不过,在这个过程中,由远程视界所购买的设备价格往往大幅度高于市场价格。
 
         根据协议,远程视界还负责去收罗患者,甚至报销医保之外的治疗费用。公司只要求,事成之后跟医院分成新增的收入。
 
        公开资料显示,远程视界还承办和资助了各种顶级医疗行业会议以打消医院的疑虑,这些会议的最后流程通常是,远程视界揭牌设立公益基金,或者举行向医院捐款的仪式。
 
        据官方网站资料,2015年8月,远程视界与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下称“福利基金会”)发起“集善·远程视界”专项基金,并参与了后者发起的“集善扶贫健康行”公益项目。
 
        打着福利基金会和扶贫办的旗号,远程视界在20多个省会城市举办巡回活动,邀请国家和当地卫计委领导站台,同仁、阜外等著名三甲医院代表,以及其他国内顶级医疗专家演讲,推介远程视界的模式和业务。
 
       当地基层医院和医药代理商都会受邀参加这些活动。
 
         “在我们这小地方,这些专家教授就跟神一样。之前远程视界天天给我电话我都不信,但那次会议之后,我开始相信了。”远程视界在河南地区的一位代理商说。他在缴纳3万元代理费后,享有远程视界在本地医院的代理权。
 
        全国还有4000多位这样的代理商,按照省、市、县、院分级,他们缴纳的代理费少则数万元,多的达400多万元。
 
医疗界神话轰然倒塌
 
         据公司官网资料,2018年1月30日,远程视界带着空军总医院、航天总医院的专家在江西省宜黄县卫计委举办了“慢性病健康管理工作培训会”。这成为了远程视界最后一次公开活动。
  
        从今年1月开始,公司彻底停发工资,员工大批离职。同时,融资租赁公司、代理商、设备商、医院蜂拥而至,远程视界资产被法院强制执行,韩春善个人股权遭冻结,针对公司的诉讼案件铺天盖地。
 
“远程从头到尾就是玩资本运作,靠代理商的关系,用公立医院的名声,套租赁公司的钱,让这三方来围着他转,这是个很高明的手段。”远程视界的离职员工说。
 
        问题的苗头早已出现,2017年年初,远程视界资金链骤紧。公司以筹备上市要封账为理由,不再支付设备租金,不再向北京医生专家支付报酬,代理商和员工的奖金更是扣住不发。
 
      “头两年还不错,设备也到了,远程视界支付了租赁款,承诺设备给免费使用,”2014年起与公司合作的河北承德平泉市医院的王院长说,“2017年下半年开始不行了,耳鼻喉诊疗台迟迟到不了,专家也没有过来。”
 
      实际上,同仁医院、安贞医院、阜外医院、宣武医院等多家北京大医院都在去年先后与远程视界终止了合作。
 
        北京专家的报酬开头还给一些,后来就欠着,可能欠同仁医院有两三千万元。一些医院拒绝合作后,公司又不断找新的三甲医院来接手。资金吃紧并没有让远程视界放慢脚步,公司反而变本加厉,深入区县跑马圈地,加速从融资租赁公司套取资金。
 
       “我们到现在一毛钱设备都没看到。为了放设备,把一栋楼都装修好了,还掏钱送医生到阜外医院去培训,结果回来没有设备,做不了手术。”湖南一县级医院蔡院长说。
 
        该医院于2017年4月与远程视界签约心血管项目,设备总金额约3000万元。可一个月后,远程视界就称资金链出现问题,拒绝支付租金和发货。
 
      “我们按照公司的要求建好了场地,结果只收到了一个联想牌的低端电脑和里面一些软件。远程说资金链断裂了,不给交租金。”黑龙江一医院院长告诉记者,租赁公司随之申请冻结了医院账户,要求医院承担每个月150万元的租金。
 
       迫于租赁公司、医院、代理商的压力,远程视界今年频频发布澄清公告。
 
        5月25日,远程视界发布《北京远程视界集团股东调集资金解决问题》,承认了资金链紧张,但表示“出现还款困难的医院仅约60家,经过磋商,已经解决了八成以上的设备租赁公司和医院出现的逾期问题。”
 
        7月5日,远程视界宣布组成临时股东管委会以清查和处分公司资产。大股东、董事长韩春善出局,副董事长曲明光任管委会主任委员,其他成员除了公司员工持股平台,还有多家知名投资机构,如杉杉股份控股的穗甬控股有限公司、国开行旗下的国开科技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等等。
 
         与此同时,银河生物也宣告终止收购远程视界子公司。根据公司公告,此前银河生物支付给远程视界的3亿元收购订金存在退不回来的风险。
 
        把远程视界从租赁公司套取的资金、代理商代理费、医院回款、供应商欠款以及中小股东的投资款统统加起来,远程视界吸纳的资金在百亿元级,这些钱都去哪了呢?
 
 
8月15日,远程视界因为拖欠租金,于北京益园的最后一处办公地也被物业关闭。
 
医院、租赁谁来背锅?
 
        究竟有多少家医院卷入其中还没有准确的数据。远程视界方面称,共与全国700余家医院合作融资租赁项目。亦有说1200家以上,而另一位前远程视界员工则认为有900多家。
 
         远程视界在每个地区运营时,通常会选择几家医院进行试点,保证设备、专家供应,然后将周边医院带来参观考察,因此,与其合作的医院往往是连群成片。
 
        多位医院院长向记者提供了一份表格,统计了442家与远程视界签了三方设备采购合同但设备未到位的医院,涉及六个科室,总金额高达63.1亿元。
 
        他们绝大部分是县人民医院、县中医院等县级公立医院,也有少数地市级医院。2014、2015年签约的医院大部分能收到设备,但是从2016年开始,形势突扭转。442家医院中,没有设备或者设备不到位的占85%。
 
         由于公司未按承诺向租赁公司支付租金,公司合作的38家租赁公司纷纷来到医院索债。大量医院的基本账户被冻结,几乎每天都有租赁公司起诉医院的案例发生。
 
         按照租赁合同,医院是承租人,租赁公司是出租人,远程视界是设备供应方。租赁公司将设备款打到远程视界账上,远程视界采购设备送到医院。虽然远程视界承担无限连带担保责任,但表面上,医院仍是第一还款责任人。
 
       “我们现在天天忙着诉讼保全,把远程和医院都诉了。”华北一家租赁公司医疗部人士表示,“虽然医院吃哑巴亏,但医院有还款实力,现在只能通过医院解决。”
 
        通过梳理公开判例显示,多数裁定都没有采纳医院提供的远程视界承诺垫付的证据和理由,仅以租赁合同判医院败诉。根据合同约定,这类案件都是在租赁公司所在地审理或仲裁。
 
         相关律师称,“法院支持了租赁公司的诉求,因为租赁公司拟定的格式合同内容对医院非常不利,很多医院在没有收到设备的情况下,都被要求签了收货确认书。如果只是民事诉讼和仲裁,医院基本上会是败诉方。”
 
         如果远程视界不能被定性为诈骗,就只能按照民事裁决硬着头皮执行,这将给国有资产带来重大损失。
 
         另一位律师表示:远程视界在签署合同之初就没有履约的诚意,根本没有为设备购买做任何准备。虽然前期铺垫阶段有过成功案例,但这类似于庞氏骗局,欺诈的成分更多。
 
         目前,警方尚未对远程视界公司相关人员采取强制措施。7月6日,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在接受远程视界合同诈骗报案后,认为没有犯罪事实发生,决定不予立案。
 
         远程视界模式即使在租赁行业里都属于创新业务。这种创新中,风险控制环节大大削弱。有了公立医院信用和明星企业的光环,租赁公司的尽职调查流程形同虚设,放款十分轻率。
 
         前述租赁公司人士介绍,租赁公司都是跨地做业务,业务人员在医院可能就待一个多小时,很难真正掌握医院的运营情况。
 
        “都知道远程在玩资本运作,没想到有一天就玩不动了。”该租赁公司人士表示,“我们主要是看远程的资质,他体量很大,觉得跟他玩十个亿肯定没问题,终端又是公立医院。”
 
        远程视界前员工告诉记者:“我们任务是把租赁公司业务员吃吃喝喝伺候好了,然后送上飞机走,完全没有做调研,只是走过场。如果病床很空,租赁公司会建议把其他病床病人集中起来,方便拍照。实际上远程的项目90%都是不合格的。”
 
         来自多方采访对象都向记者透露,远程视界为了尽可能从租赁公司套取更多资金,会修改医院的财务报表,虚增收入。
 
         按照融资租赁行业的要求,放款额度一般是在医院年收入的20%-35%。但实际上,绝大部分医院都超过这个比例,并且存在多头借款的情形。
 
         对于租赁公司和远程视界之间是否存在私下合作,浙江康安租赁总经理范卫强表示,“租赁公司是真正的损失方,没有动机跟远程勾结套自己的钱。如果设备没到,医院挺冤,但也很无奈。”
 
       范卫强介绍,远程视界模式非常创新,公司2016年底发现公司在替医院垫付租金的情况后,及时停止了与远程视界合作。目前,康安租赁涉及的案件大部分是和医院进行司法调解,有的会根据医院的还款能力将3年租赁期展期至5年。
 
        截至目前,公安部对远程视界案尚未定性,案件仍在核查阶段。
 

来源: 第一财经资讯 点击人数:277

热门体检套餐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07-2018 www.qmtj.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南京美瑞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1050966号-1